洛杉矶快船的诅咒究竟是啥?09年格里芬加盟时就说过了

跑吧,快跑吧!为了你的人生,像恐怖电影的主角那样拼命的跑吧!别回头,就这样一路跑下去!

你去希腊、意大利或是西班牙,总之只要不是洛杉矶快船,我都会举双手双脚赞成。你的经纪人和顾问当然不会这么想。他们不想让你在众人眼里成为一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他们会全力拓展你的市场,尽可能的让你成为球迷的宠儿。他们会这样告诉自己:“如果Blake能振兴快船,成为全美第二大电视市场的宠儿,那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一条无比光明的大道。”

看看,有人总是喜欢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难道他们就没想过Blake加盟之后可能会郁郁不得志?相信我,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真的。快船是一支被诅咒的球队,33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是真正的诅咒,不是那种为了刺激销量而扯出来的“贝比鲁斯魔咒” ①。快船的管理层就好像Jon和Kate②一样,在一起走过30多年后最终悲剧收场,这总得有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吧?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太多的出局,厄运环绕、怪事连连……这些也都得有个合理的解释吧?

我这三天来一直试图从快船的杂乱背后,理出一些头绪。把一切归咎于Moses Malone无疑是最简单的方法。但为什么他要诅咒快船呢?他甚至都快说不出话来了。而如果要怪在Bill Walton身上,那他加盟之前糟糕的三个赛季又要怎么说?现在轮到了Blake,诅咒的力量似乎比以往要更为强烈。这就好像是因果报应,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快船就像是……被人施了咒。难道说他们的球馆是建在了一个大坟场上?

终于我想通了。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确实是和坟场犯冲了。他们惹了印第安人,印第安人,你知道吗?记住,永远不要去惹印第安人。

1970-71赛季“水牛城”布法罗有了自己的NBA球队,为了纪念当地印第安人的历史,决定取名为“水牛城勇敢者队”。就是从这里开始坏事的。

1976年的夏天,勇敢者队的老板Paul Snyder宣布他将勇敢者队出售给了一个财团,后者正计划将球队迁至佛罗里达州的好莱坞。打这以后,所有事都往坏的方向发展了。这是为什么捏?

不论是在电影还是现实中,我们已经见识过无数次对神圣印第安领地亵渎的行为,谁能告诉我,其中有谁最后落得个好下场的吗?该死,连《鬼哭神嚎》也是一个发生在坟场边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我坚信快船身上的诅咒比那些媒体炮制出来的所谓“魔咒”要更强烈的原因。而现在,从报应的角度来看,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不能去惹印第安人。但,Paul Snyder却……

把球队送去佛罗里达的交易告吹之后,Snyder把手中一半的球队拥有权卖给了一个叫John Y. Brown的白痴。在1976-77赛季,Brown完全掌控了球队,然后他在1977-78赛季后把球队换给了凯尔特人的老板Irv Levin。Levin接下来做了什么?他把勇敢者队送去了圣地亚哥,把球队重新命名为快船队。

1978年10月:圣地亚哥快船队用1984年的首轮选秀权从费城换回了World B.Free,而这个选秀权最终成为了5号签……那一年的5号秀名叫Charles Barkley。

1979年4月:三大主将Free、Randy Smith和Washington分别场均拿下28.8分、20.8分和9.8分,快船这一年最终43胜39负,差一点就闯入了季后赛。但在之后13个痛苦的赛季中,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达到过36胜以上的战绩。看看,13个赛季,多吉利的数字啊。

1978年10月:圣地亚哥快船队用1984年的首轮选秀权从费城换回了World B.Free,而这个选秀权最终成为了5号签……那一年的5号秀名叫Charles Barkley。

1979年4月:三大主将Free、Randy Smith和Washington分别场均拿下28.8分、20.8分和9.8分,快船这一年最终43胜39负,差一点就闯入了季后赛。但在之后13个痛苦的赛季中,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达到过36胜以上的战绩。看看,13个赛季,多吉利的数字啊。

1991年2月:Elgin用Benjamin交易来了Olden Polynice和2个毫无用处的未来首轮选秀权。四个月后,他用首轮签(9号签:Stacey Augmon)和两个2轮签从亚特兰大换回了一个郁郁寡欢的Doc Rivers。如果他留着这几个选秀权,本可以选到未来的全明星Terrell Brandon。不过

1992年2月:Sterling终于决定不再做铁公鸡了,他用500万的合同找来了Larry Brown。Brown的到来成就了快船历史上最令人振奋的两个月——由Manning、Harper、Rivers、Smith还有Polynice组成的阵容,团结在一起神奇的拼下了两轮季后赛!!!!!之后在第5战惜败给了犹他(ESPN的经典一刻还经常会播放当时的录像),Brown在赛后告诉《体坛画报》的记者:“只要我还干的动我就一定会留在这里,我想我会在这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12个月之后,Brown还是远走高飞了。

1992年春天:随着球队终于开始赢球,Billy Crystal——快船季票的持有者,成为了球队头号名人球迷,把他称为快船队的Jack Nicholson一点也不为过。但就连Crystal也难逃快船的诅咒。他在92年季后赛之后主演了以下4部电影:《星期六先生》、《城市滑头2》、《忘情巴黎》和《我的巨人》。

译者注:Billy Crystal 美国著名演员 文中提到的4部电影票房均不甚理想。

1996年6月:连续第4个失败的赛季,快船不知怎么在一次实际只有6个可用之材的选秀大会上选走了那第7个人,来自孟菲斯大学的Lorenzen Wright……Kobe在Wright之后6位,Bryant家族还在继续和快船纠缠不清。你知道有趣在哪里吗?Kobe在希伯来语中代表“替代者”,就是“永远不要用快船队替代掉勇敢者队这样的方式来惹恼印第安人。”

1998年5月:快船队终于拿到了状元秀,Elgin立功了!一个月后,他置Mike Bibby、Paul Pierce、Vince Carter甚至Raef LaFrentz(当然还有Dirk Nowitzki和Antawn Jamison)于不顾,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全宇宙唯一的,Michael Oliwakandi大神。相信我,这在当时看来也是白痴的行为。Kandi大神时值23年华,在一所号称叫“太平洋大学”的野鸡学校打球。所有人都BS这个选秀,记住,是所有人。不过要Elgin放弃对这种人的追求,就好比是要Ryan Reynolds拒绝一部烂片的合约一样,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2000年4月:《体坛画报》刊登了一副照片:3个快船球迷头上套着纸袋,上面写着“有史以来最烂的球队”。

2000-2002:这里开始发生的事情我想大家应该都有印象了:不变的失利;又一个乐透区前锋(3号签:Darius Miles);三笔居然还算不错的交易(用01年的2号签换来Elton Brand、用Lorenzen Wright换来两个未来的首轮,用一个未来首轮换来Corey Maggette);又一次奢侈的挥霍(第8位选择Chris Wilcox,之后有Amare Stoudemire和Caron Butler),另外还犯了4个错误(12位挑选了Melvin Ely、未来首轮换回Sean Rooks、3700万续约Murray和Eric Piatkowski)。在这所有的一切以后,人们,甚至我,都开始对这支突然显得年轻有朝气的快船开始抱有了一些小小的期待。但好景不长……

2002夏天:快船送走了Quentin Richardson和D-Miles,两人上演的“哥俩好”是快船十年来唯一让人开心的事情。Miles去了骑士,随之是Andre Miller的到来。可怜的Andre是多么的不想成为快船的一员。那个赛季我们邀请他上一个叫“Jimmy Kimmel秀”的节目,谈谈他队友的汽车,Miller不屑的说:“哥们,我不是为了快船才来上这节目的!”然后甩下我们自顾自走了。这就是你的新东家,Blake。

2005年6月:快船在12位错过了Danny Granger(不可思议的掉出前10),只因为教练Dunleavy钦点了俄罗斯少年Yaroslav Korolev!!!!!但后者始终无法在NBA证明自己。不过从好的一面看,这一年Elgin做了他上任后第一个明智的决定,送走不得志的控卫Marko Jaric,从明尼苏达带回了Sam Cassell和未来的首轮选秀权。

在这一年,Brand和Cassell带领快船获得了47胜闯入了季后赛;之后他们击败丹佛赢下了31年来首个系列赛;最终他们在第2轮因为Dunleavy(关键词“Raja Bell”和“Daniel Ewing”)倒在了太阳面前。不幸的是,这一点点的光亮不仅唤醒了快船球迷,同样归来的还有印第安人的怨念。

2006-2009:厄运又毫无征兆的袭来:因为06-07赛季球员都对教练唯命是从,于是快船难以置信的续约Dunleavy四年……当然,他们继续在07年用15号签选来了又一个前锋Al Thornton……Brand在07-08赛季弄伤了跟腱,错过了开季5个月的比赛……Livingston的膝盖在同一个赛季彻底报销(也算是断了他和快船的孽缘)……Baron Davis为了和哥们Brand一起打球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快船,然后布兰德立马在背后捅了Davis一刀,跑去费城微笑着接过了8400万美元的支票……快船一下子慌了手脚,赶紧用2700找来了Marcus Camby和Zach Randolph以定军心……Davis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记录板上大胡子的出勤率牢牢的定格在了41%……Elgin终于被炒鱿鱼了,临走还控诉Sterling是在搞种族歧视……好了,唯一的好事是Eric Gordon(08年7号秀)打出了一个令人赞叹的新秀赛季,让人有所对他有所憧憬。我在这里就是这么一提,要是Gordon发生什么类似视网膜脱落之类的事情,我就纱布了。

2009年5月:快船26年来第三次拿到了状元签。你知道吗,Blake?那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大堆来抱怨的电子邮件,发件人都号称是你苦恼的十字韧带。真的,我没骗你。

下面是过去10年来快船的胜场数:15、31、39、27、28、37、47、40、23、19。

这就是你要加入的新球队,Blake Griffin。你要对抗的是持续33年的怨念。你要面对的是“今夜show”无尽的奚落和只有半成上座率的球馆。你将为可能是联盟中最差劲的老板打球。对天使城的球迷来说,你们始终只是湖人之后的“二房”。即使是衷心爱你的的真·快船球迷,规模也正在不断的缩小,并且个个都已经黯然神伤,憔悴不已。你将会是快船自1976年后在前9顺位选择的第18名前锋。这群人中没有一个能在快船坚持超过6个赛季,一个都没有。

从1976年开始,快船队的选秀史上只出现了一名全明星球员:Danny Manning在1993和1994两次入选了西部明星队。你好好想想吧。虽然这听上去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他们在1980年后一共在首轮选走了38名球员,你现在就是第39个。

我最后再重申一次,换做是我一定现在就开始准备逃离了。但如果你最终选择留下,我也有个办法:你要像Jim Morrison在《大门》里那样深入大漠,带上Gordon,嗑上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印第安萨满祭师。或者你可以带着Baron和Gordon一起飞去水牛城,去那些坟场祈祷,说不定就能获得救赎。你甚至可以带上一头白水牛。反正你一定得要做些什么。这股诅咒的力量,远比你,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为复杂。

现在回看Bill Simmons 2009年写给格里芬的文章,格外有意思。那些诅咒似乎仍旧旋绕在快船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