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之不武?塞内加尔球迷“镭射笔”伺候萨拉赫憾别世界杯

经过周二多场世界杯附加赛决战,大部分席位已告尘埃落定,其中重头戏之一、非洲区塞内加尔回师主场迎战埃及,激战120分钟后总比分仍各一言和,最终主队在点球大战3-1击败埃及,亦令利物浦两大球星对决中,马内继非洲杯决赛后再次技压萨拉赫。不过,今次赛后的网络“洗版”图片,不再是两人惺惺相惜,而是一众埃及球员全场屡遭主队球迷以镭射笔照射,点球大战阶段尤其变本加厉,间接令埃及4个点球3球射失,“战术”奏效却惹来非议。

两回合比赛过程几乎如有雷同,主队均在开赛4分钟左右闪电打破缺口,之后却苦无破门机会,最终要以点球大战决胜。埃及似乎以非洲杯决赛安排萨拉赫第5刀却无缘主射为鉴,今次改以这位王牌战将打头阵,面对多道绿光照射,助跑过程亦不时深呼吸尝试平复心情,结果却是一飞冲天。即使塞内加尔同样头两轮射失,终靠马内建功,率领国家队历来第3次跻身世界杯,至于埃及则无缘连续两届出席。

赛后不少球迷为埃及抱打不平,质疑镭射笔发出光线明显干扰球员作赛及主射点球,执法裁判以至现场工作人员却袖手旁观,最少应阻隔球赛进度或劝吁球迷冷静,甚至进一步要求国际足协宣布择日重赛。不过,亦有球迷指出类似画面在非洲赛事可谓见怪不怪,甚至张贴照片,指出首回合埃及主场球迷同样以镭射笔照射塞内加尔球员,今仗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然部分照片实为非冠=“旧图”,但以下这张摄于首回合的照片确实显示,即使程度有异,塞内加尔的布纳·萨尔(Bouna Sarr)脸上确见镭射光。

翻查新闻,过往大赛决赛圈亦曾发生零星镭射笔干扰事件,例如2014年世界杯H组赛事,俄罗斯门将伊戈尔·阿金费耶夫被强光照眼后出击罚球时失误,造就阿尔及利亚前锋斯利马尼顶入空门,更将16强席位拱手相让,时任主帅卡佩罗赛后表明阿金费耶夫因此影响判断。

论近年最瞩目一宗,则数去年欧洲杯4强英格兰对丹麦一仗,卡斯帕·舒梅切尔面对凯恩操刀点球时,曾遭镭射笔照射下仍能扑出极刑,只是未能阻止后者补中,英格兰亦借此险胜2-1晋级决赛。赛后欧洲足协就此召开纪律聆讯,包括指控英格兰足总违反纪律守则第16(2)(d)条,连同另外两项嘘丹麦国歌及场外燃放烟花,合共罚款30000欧元。

参考国际足协纪律守则(FIFA Disciplinary Code),相关条文几乎如出一辙,指出足总或球队需要为自家球迷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而(d)条正是“使用镭射笔及类似电子设备”(the use of laser pointers or similar electronic devices);而根据国际足协场馆安全及保安规例(FIFA Stadium Safety and Security Regulations),“附件三”2(g)项则列明镭射笔属于“可使球员与/或裁判分心的物品”,理应禁止携带进场。

事件后续如何,仍有待国际足协跟进及公布,但要发生的已经发生,到底应对一切突发因素是否是球员分内事,又如何改善场馆把关、推动球迷自律以达致公平竞技,还须我们持续思考、寻找自我信服的一套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