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这场社会学盛宴邀你参与!

由清华大学社会学院严飞、中国社会科学院田丰两位社会学家领衔,新经典·琥珀联合《人物》、小鸟文学、腾讯谷雨、澎湃新闻、网易人间等媒体共同发起的落下帷幕。

此次征集,大家参与踊跃,我们陆续收到社会各界的大量来稿。经过严飞、田丰及其他多位评审老师的详细审读、严格判断,评选出17份优秀的作品,成为此次征集的“最受关注作品”。

◎潘炜旻 《1980-2000年的温州经济与温州人——以X的创业史为中心》

恭喜以上作者!我们会将以上作品推荐给小鸟文学、网易人间、腾讯谷雨等媒体平台;部分作品在进一步打磨之后,会交由新经典探讨出版的可能性。

公众号:社会学吧、社会学会社、社会学理论大缸、社会学研思、社会学95后、学人Scholar、群学书院、世界古代史研究、历史之岛、青年志Youthology、Political理论志、民族史、尔雅国学、人文社科联合书单、叙拉古之惑、勿食我黍、高校人文界、人文学术社、影艺家、凤凰读书计划、思想潮、imorning、凹凸镜DOC、欧陆思想联萌……

豆瓣:文景、一頁、文治图书、索·恩、明室、万有引力、danyboy、晓林子悦、珍妮的肖像、冬惊、格瓦拉、韧勉、格一、锦翼、达文西、欧阳杼、Sarcophagus、鱿鱼卷、伊夏、冬妮娅、天蝎小猪、一颗写论文的菜、阿柴、杨二史密斯、聿紅……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我们将在PAGEONE五道口店,举办第二季“不一样的社会观察”恳谈会。由于各地疫情不一,很多外地学者无法进京,但都很愿意线上和大家分享和交流。

芝加哥大学历史系博士,现任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教授。曾任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郡分校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职)。近期研究兴趣,包括区域及全球史视角下的中国近现代史、边疆与民族、东亚史、城市、历史地理等。出版专著 Making Borders in Modern East Asia: the Tumen River Demarcations, 1881-1919、《发现东亚》(获文景历史写作奖十强)。

沈阳西塔,位于今天沈阳市的核心。西塔的历史,可追溯到清朝入关前的1643年。在300余年的历史中,这个地方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演变:从清初到清末,这里是由满人、、蒙古人共同构建的藏传佛教空间;到20世纪初,它成为中、俄、日三方争夺的铁路空间;“九一八”后,它作为观光地和红灯区,是展现日本泛亚主义帝国的殖民空间;20世纪三四十年代,西塔形成东北朝鲜族最重要的城市聚居区;朝鲜族生活特色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进一步强化;到了21世纪,当邻近的铁西工业区走向衰败时,西塔却以“韩国城”为品牌,崛起为沈阳最知名的消费娱乐区。

每一个时代的历史地标,都在这个微观空间中留有遗存,时间累计叠加在这个城市空间。西塔的演变,是中国现代历史的一个缩影,它多民族、跨区域的联结(汉、满、蒙、藏、日、俄、朝),以及当地居民鲜活的日常,构筑起其独特的空间意义。

出生于辽宁海丰张。人生第一份工作是在沈阳铁路局,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媒体,2008年创办《第一财经周刊》,2014年创办“好奇心日报”,也写东西。

爱德华·O.威尔逊说,热带雨林以 6% 的面积聚集了地球上一多半的物种,“在雨林中工作的博物学家都知道和经常谈论的一条规则就是,刹那之间展现在你眼前的动植物物种可能在那一天、那一周甚至那一年都不会再次看到”。长乐路是上海这个城市的亚马逊。

具体选择是大体以长乐路和襄阳北路交叉口为中心。四个方向各走一个街区,形成一个田字格。南到新乐路,东到陕西南路,北到巨鹿路,西到富民路。从东到西大约 600 米,南北大约 400 米,整体应该在 0.25 平方公里左右。附近也很有趣,所以偶尔会溢出到进贤路、东湖路、延庆路或巨鹿路和延安高架之间的四明邨等。

这本书希望以空间来写时间,为2021年的上海一个闹市区做一个切片式的观察,记录一种消失中的生活方式。虽然本书观照的内容是一个繁忙热闹的城市中心,但文字将呈现一种博物的、自然的、景观的古典优雅,与蒙田、梭罗式的平静。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副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研究兴趣集中在历史社会学、政治社会学、城市文化与治理,曾求学于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著有《穿透:像社会学家一样思考》《学问的冒险》《城市的张望》《我要的香港》等著作。

成都的春熙路始建于1924年,历经百年变迁,如今成为成都的文化和旅游地标。作为商业街的春熙路,其历史承载着成都地区市民生活、商品经济和消费文化的演变过程。作为成都最重要的城市空间,春熙路是近现代历次重大历史事件的场域,也体现着当代中国城市改造和开发背后的政治和商业资本逻辑。

本书将依托田野口述史访谈、第一手档案资料(锦江区档案馆)、私人书信、回忆录和日记,以春熙路上几个普通的大家族跨越百年的家族史为切入口,透过对时代洪流中家族命运沉浮的具象深描,展现出一个街道和一座城市百年来的变迁与流动、混沌与秩序。

写作者,大学教师,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著有《名字和名字刻在一起》《出小镇记》。

定海桥是上海杨浦区定海路上一座桥的名字,后泛指周边的区域。自十九世纪末起,此地陆续建起船厂、造纸厂、自来水厂、热电厂、煤气厂、大型纱厂、肥皂厂、食品厂……百工麇集,遂成市面。与此同时,大批苏北移民涌入、聚居。1949年后,经历社会主义改造,更多的产业工人来到这里,形成大规模工人生活区。与法租界的洋房,老城厢的石库门相比,定海桥的弄堂是阳刚粗犷的。

苏北人的语言、风俗和行事准则,至今流淌在上海人的精神血液里,顽强且醒目。那些坚韧的底层记忆、生生不息的市井传奇,重构了主流叙事之外的上海。

这也是一个时代落幕的故事。国营工厂几经沉浮,相继关门打烊。上海由工业城市转型为商业城市、金融城市。作为一个不可多得的样本,定海桥见证了上海工业的兴盛与落寞,也承载了几代工业人的骄傲和痛楚。

自2020年起,作者关注定海桥。近两年时间里,作者来到定海桥及周边四十余次,做了大量采访及田野调查,并目睹整个“旧改”过程。2021年年末,定海桥地块旧区改造项目宣告完成。这是一次连根拔起式的迁徙。封门后,居民散落四方。传统意义的“定海桥”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高端时尚的“东外滩”。本书为非虚构作品,聚焦于一个个普通人。悲欢离合的背后,潜藏时代的逻辑。

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研究员,从事韧性社区、东南亚城市治理、包容性发展等领域的研究。在缅甸、菲律宾、柬埔寨、越南等东南亚多国开展田野调查与国际合作治理实践。曾任纽约州立大学Albany分校客座助理教授、菲律宾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研究员、亚洲开发银行核心环境项目传播顾问。WSET三级智利新西兰葡萄酒大使,中级评茶员,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笨拙的现代舞舞团成员。广州城中村女孩,热爱寻觅各个城市边角处的市井况味,挖掘每个地区最动人的酒精和最具灵魂的食堂。

从唐人街流动市场,天桥下的灾后安置区,到老城握手楼,多少喜怒哀乐湮灭在宏大的制度叙事中。命运从来没有平等地作用于每个人;但与命运的共舞中,我们都有机会绽放自己的光芒。基于作者过去十年在广州、马尼拉、宿务、马德望、仰光等城市非正规社区的田野调查,从女性主义、社会学、城市规划、发展研究的多学科视角出发,看见在城市发展流动中被忽略的女性声音。

在时代洪流中,女性如何被夹持、转化,她们又怎样适应时代与创造自己的命运?为人女,为,为人母,城中村的女孩们,如何在自我认知与社会设定之间检视、顺从、挣扎、抗争?现代与传统、工业与农耕的烙印无可避免地铭刻在这些身体、个人认知、社会关系、自然与建成环境中,超越数字符号,闪烁着柔软、灵动、韧性。时代偏好大数据,学术界青睐模型,而那些隐匿在数字背后的情绪与人间故事呈现知识制造另外的可能性,拷问着强大的秩序,或许是那一缕人文的光芒。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社会学副教授,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社会学博士,霍夫斯塔大学法律博士,从事国际移民、华人华侨、美国移民、边境研究、美国研究等领域的研究,是《信睿电台》旗下伪学术向国际移民研究播客栏目“游移不定”的主理人,偶尔偷偷写写非虚构故事。

义乌是改革开放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步、发展和腾飞的一块英雄地,也是中国经济全球化程度最深、贸易网络覆盖面最广的经济百强县。

本文有两位主人公,一位是义乌本地人,一位是来义乌做生意的外地人;一位是汉族,一位是回族;一位从义乌做生意做到沙特,一个从沙特做生意做回义乌;一位当老师当着当着下海,一位做生意做着做着读博;一位如今是世界义商总会秘书长,一位则担任义乌市政协委员。两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儒雅气质,他们所受的教育也给他们的事业带来了独特的视野和洞察力,而他们跌宕曲折的人生经历也和中国经济崛起的时代大背景息息相关,在他们身上浓缩了“中国为什么能”的终极奥秘。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行政系博士,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中山大学MSW教育中心副主任。研究兴趣及专长为性别研究、妇女社会工作、医学人文与医务社会工作,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论文20余篇。著有《她身之欲:珠三角流动人口社群特殊职业研究》。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还需要恋爱吗?将介绍虚拟恋人这本书的一些构想、想要探讨和回答的问题、整体框架等。比如,虚恋是什么,现在它可能包括什么形式,市场上有哪些服务可供选择,是谁在“玩”、“使用”、“尝试”虚恋,为什么,有什么经历经验,他们的恋爱经历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实中的社交关系受到了什么影响,他们对亲密关系的理解、期待与处理关系的技巧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为我们揭示了什么样的社交关系、亲密关系的图景等。

为了摸清年轻人的一些想法,我们进行了一场大规模调查,第二部分将分享我们的一些初步发现,包括调查是如何进行的,收集了多少数据,我们如何解读。我们提出了一个主线问题,即“现在的年轻人,真的还需要恋爱吗?”,将收集到的数据围绕这个问题进行解读和分析,有一些初步发现和解释,将会简单做一些介绍。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社会工作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副院长,兼任全国社会工作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农民工与数字劳动、公益慈善与社会组织、基层社会治理等研究。

作为弱势中弱势,农村困境女性或困于年龄,无法在城市继续拼搏;或困于家庭,需要照管老人孩子,或困于收入,日常生活窘迫。她们通常被设定为农村兜底保障和社会服务的对象,而现有城市反哺农村的固有模式亦无法为乡村输入长期扎根乡土的基层服务提供者。长沙市望城区“芙蓉花开”项目基于通过一系列的赋权增能举措,将困境女性培养成养老护理员,帮助她们不仅实现“居村就业”,实现自身解困,而且带动周边人帮助,引领了乡村互惠的社会风尚,助力乡村公共价值和公益行为的复兴。

从小家里有书,且有书柜,这在乡下,即便现在也是稀罕事。初中毕业时,同学去上高中,我去工厂,心里骄傲,你们的课本是教育部定的,我的课本是自己定的。

车间聚会。有人说,谁表演个节目啊!当时我喝大了,说我来。他们很惊讶一个平时沉默的人要表演,更惊讶我随机读了一首现编的诗。所有人夸我赞我。第二天酒醒,所有人拿背诗的事揶揄我,我没成就诗料,成了笑料。

明天有沙尘暴。同事说,我得把眼镜收起来。我说,戴眼镜多好,可以装学问,可以挡沙尘暴。同事说,你知道配一副眼镜多少钱吗?我得保护好我的眼镜,云在青天水在瓶,那种坏天气,眼镜应该待在眼镜盒。

结婚生子,创建一个家庭,养活一个家庭的过程,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五花八门的辛酸,慢慢试图理解周围人。武汉封城时,同事们退缩的一个都没有,这些身边人,令我感受到群体的力量。我开始愿意重新拿起笔记录普通人,更尝试对话普通人。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博士候选人。研究兴趣及专长为文化社会学、劳动社会学与城镇化,具体关注非稳定就业劳动者、照护劳动、农民工、城乡空间与话语研究等。

家政市场上,家政工通常被认为是处于城乡、阶层与性别等不利社会结构位置的。参与到她们的闲聊中,也常能听到受“虐待”的故事和无数委屈抱怨。但另一方面,雇主和中介对育儿嫂“强势”“挑”“找好阿姨难”的评价也不鲜见。上海家政市场的高薪资吸引着一批批离婚、破产和负债的妇女顶着“给人当保姆”的污名成为育儿嫂。

她们或是被迫孤身漂泊的离异者、或是曾经风光的老板、又或是背下儿子婚房房贷的母亲,这些迥异却又鲜活的生命经验塑造了育儿嫂强势的生命底色。在她们应对雇佣关系时,她们也能够延续着自身风格、主动应对雇佣关系中的难题。这种能动性同样体现在她们进入行业的全过程之中,比如,在寻找雇主时,育儿嫂们可以在中介推送的信息中挑选合意的潜在雇主;在服务雇主时,她们会通过各种方式就工作服务的内容和工资进行协商,此过程中常会发生“用脚投票”的情况,在这些过程中育儿嫂锻造了自身讨价还价的能力。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先后任央视《社会记录》《新闻调查》记者,《新闻1+1》创刊人、主编,搜狐网新闻视频部高级主编、腾讯谷雨撰稿人等。曾采访报道汶川地震、深圳富士康连环跳、云南“盲井村”、广西砍手党村、北京新“蚁族”村、毕节四兄妹服毒、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等。已出版《寻找白岩松》《新闻撞武侠》《有一种基因叫理想:央视评论部那人那事》等书。

《回血:一个边境村庄的十年疗愈》的标题,借鉴卡波特非虚构作品《冷血》。卡波特用六年跟踪美国一起凶杀案的故事,在时代背景中还原了罪犯的成长经历和复杂心理。刘楠希望在历史变迁坐标轴与文化阐释视角中,在广西温江村和他们在深圳打工聚集村深入访谈出狱人员、村干部、外出打工村民、小学教师、乡镇干部等,全面还原当年犯罪的起源及后续乡村的子女教育、产业发展、脱贫攻坚、振兴行动等。尤其是独家呈现“黑头目”们的心路历程和他们出狱后的曲折故事,打破村庄衰败叙事的单一化呈现,挖掘新闻漩涡后村庄的回血活力,展示村民的韧性、主体性、反思性,村民共同体的维护秩序、重建名声的可能性。

媒体人、非虚构作者。曾获得2019年瑞士“全球真实故事奖”“人民文学之星”等,代表作品《太平洋大逃杀》《废物俱乐部》。

2021年7月21日,郑州市遭遇大面积断网断电,居民生活忽然回到2000年左右的状态。在互联网失去之后,旧的秩序也归于失灵,突发状态背后人们发现,城市居民已经习惯了由互联网科技塑造出的生活,它定义了交易的流程,甚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也建立在互联网产品的机制之上。这一切在互联网抽离之后明显地暴露出来。

最近几年,对互联网技术的反思多了起来,隐私、算法、平台式用工、社交焦虑,还有项飚老师所说附近的消失,但互联网技术究竟如何改变我们的社会结构和文化,仍是一个未被充分性展现和定义的议题,需要学者、写作者做大量的现实调查。

香港《明报》、腾讯《大家》、《新民周刊》等媒体撰写专栏,“自在”电台主理人。曾任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财富管理部研究员,新华社上海分社财经记者。

讲述了三位85后的女性故事,因为各种原因,自小跟随父母从海边小城来到上海读书、工作、生活。她们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各自背负着原生家庭的伤痛,在时代的变迁和沉浮中,彼此扶持,寻找自我。

主人公赵奕反复思考的问题,是像50后的母亲一样,为了小孩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和心血;还是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左手事业、右手家庭,做一个平衡型妈妈?然而,无论选择哪一种人生,都是把自己框定在了“伟大”的沉重母职中。在经历了一些人生变故后,和在两位朋友的启发和鼓励之下,她发现女性不是天然地需要在家庭中做到无私奉献,只有首先安顿好了自己,拆掉绑在身上的一道道枷锁,才能从容地做一个妻子,一个母亲。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人口与家庭社会学、互联网与青少年、社会分层与社会问题、志愿服务与社会治理。著有《当代中国家庭生命周期》《生活在此处》(合著)《岂不怀归:三和青年调查》等作品。

一幅以单身群体为研究对象的社会学白描之作,通过梳理过往研究成果,通过对单身群体(尤其是居住在大中城市白领女性)的深度访谈,了解单身人群的生存状态;从历史、文化、制度、道德、心理等角度切入,剖析单身社会的成因,并评估对个人及社会的影响。旅行、购房、养宠物,一个个生活化的生动故事,其实是现实单身社会的真实写照。